归档 2015年8月

最后更新于 .

之前有句很火的话:

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听起来梦想确实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对啊,万一中头奖实现了呢?

然而我想说的是:

梦想,一文不值。

其实,之前也一直有类似的想法,只是一直没有想到合适的话总结出来。

正好今晚和媳妇没事看一起看了《我是路人甲》这部电影,思路也有渐渐清晰了一点。

在这部电影里,几乎所有人都有梦想,然而正因为所有人都有梦想,所以梦想才变成了一个极其廉价,一文不值的东西。

老人会告诉你,年轻人,一定要有梦想。

于是这个年轻人就如醍醐灌顶般拥有了梦想,之后就要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了?

听起来就好像,上帝说要有光,这个世界便有了光一样简单?

然而这显然是没用的,我们从小就知道:

太容易拥有的东西,每个人都可以轻易拥有的东西,基本都是不值钱的。

而那些集中在少数人手里的,才真正有价值,比如财富,比如真爱,比如自由。

正因为梦想的来的轻易,所以,我才说它廉价。

而更进一步,我想说。

不只是梦想没有价值,为梦想而奋斗这件事同样没有价值。

大部分人,听一趟励志课,看几篇心灵鸡汤,都足以刺激他去为自己的梦想奋斗个几天,几周,或者长一点,几个月 ...

最后更新于 .

《创业这件小事》这个系列也是很久没写了,一是确实没有时间,二是如果不是真正的干货,写出来也没什么意思。

我刚特意去看了一下《创业这件小事(六)》的写作时间,1月26日。

而在这7个月里,确实自己很多的东西都已经改变了。

一. 管理风格

其实在整个创业过程中,我一直在摸索,自己的管理风格到底应该是偏向“严”还是偏向“慈”。

过去我一直把握不准,所以很多事情上也能看得出来。

比如基本不辞人,都是员工炒老板鱿鱼。

比如有时候却会在晨会上责骂人。

很纠结,很矛盾。

只是渐渐的,在经历过这么多的人和事之后,我开始反思自己这种情况的原因。

而结论就是:

我太在乎小弟们说我是个好老板,还是差老板了。

只是最近,我终于想明白了:

我根本不需要你喜欢我。

我需要我的合作方喜欢我,我需要我的投资方喜欢我,可我为什么需要一个我给发着工资的人喜欢我?

想想当年没创业的时候,都以为创业是古惑仔混黑社会,讲兄弟义气。

但实际上是,有钱赚的时候别人才跟你讲兄弟情义;辛苦的时候别人只会催你每月要发的薪水。

 

所以事情就变得特别简单了:

我想在晨会上拍桌子,那是我乐意。

我想跟大家吃饭唱K,那也是我乐意。

我不需要跟你解释什么,你愿意跟着干,苦点累点,我可以承诺万一公司成了,绝不会少你的。

但是你要是不愿意干,我也不留 ...

最后更新于 .

写博客真的是一件很难坚持的事情,经常忙起来或者犯懒就懒得动笔。
所以这次就随便聊聊吧,正好最近的感触也比较多。

我发现人啊,真的是在成长的过程会不停的自我否定,从而自我成长。
今天的我看上一个月的自己,有时候都觉得不可理喻。而一个当时觉得几乎迈不过去的坎,现在看起来似乎也就那么回事。

以下有些观点可能大家未必认同,如果之前的自己可能为了避免争论就避而不谈,而现在的我觉得无所谓。
不认同就不认同,哪能那么巧,你的所有观点别人都认同?
而促成我开始转变观念的导火索,在于一部电影里对甘地两句话的引用:

以暴力取胜意味着失败,因为这只是暂时的胜利。

若是心中存在暴力,就把它发泄出来,这要胜过用非暴力来掩饰心中的脆弱。


当然,我这里不是要支持暴力或者是反对暴力。

我所理解的这两句话的真正指导意义在于:

真心实意的挑战要比虚情假意的附和更有价值。


ok,咱们挨个说。


一. 关于对于物质的追求

说实话,似乎大部分国人对于物质的崇拜似乎都不太愿意在公开场合表现出来。因为中国有很多不好的词语来形容他们:守财奴,金钱的奴隶,很物质。

也有人很喜欢转发一些文章,什么自己可以配得上几万的dior,也穿的了几十的地摊货。
而正好前一段时间朋友圈有个朋友转了这篇长文来驳斥:那你倒是买啊,买啊,买啊。。

为什么我们看到一个身价过亿的老板每天中午只吃馒头咸菜立马就会当作一个励志故事?
为什么我们看到一个职场白领每天中午只吃馒头咸菜可能就会觉得这个人很扣?


因为你要想能够把姿态放低,那么首先你本身的姿态要足够高。

所以,说那些自己配的上dior也配的上地摊货的朋友们,咱们还是得先努力让自己买dior跟买地摊货一样慷慨才行。

当然,这个话题不只是到这里。

我真正想说的是 ...

每日归档

上个月

2015年4月

下个月

2015年10月

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