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档 2022

最后更新于 .

哦,不要想歪了,这里说的屁股,是“屁股决定脑袋”里的屁股。
觉得不好听的话,可以翻译成:立场决定观点。

其实我们都是自己屁股的代言人。

不过,我从来也没觉得这个是不好的事情。
作为一家公司,一个集体,我们是多元化的,只有其中的每一个个体都为自己发声,整体才会达到一个动态的平衡。

当然,我还是说清楚的是,这里表达的是争取自己的利益,而非打压别人。

前段时间在脉脉上逛的比较多,不知道是脉脉氛围组,还是大家的认知真的如此,很多言论让人觉得无法理喻。

凡是努力工作的,都是工贼;凡是批评下属的,全是Pua;凡是规划未来的,都是画饼。

我知道大家最近都在反内卷、反pua。
但是否有些矫枉过正了呢?

说出这些话的人,或许并没有意识到一个问题,就是总有一天,他自己也可能会成为领导,自己有一天也可能为团队规划未来。

也可能,这些人是知道的。

只是屁股坐在了当前的位置上,所以就让屁股完全的决定了脑袋。

因为自己是团队绩效不好的人,所以就讽刺那些想要努力工作获得成绩的人。
因为自己是被批评的人,所以无论是否是自己的原因,都归咎于领导和外部原因。
因为自己对于未来没有规划,所以对所有的未来规划,都认为是画饼。

我不是说所有情况都是如此,我只是提出一个假说,一种可能。

我们真的要成为屁股的代言人吗 ...

最后更新于 .

内卷这个词,现在在国内应该算是非常火了。
然而,最近对于某些被内卷修饰的案例,我总是隐隐约约觉得哪里不太对,但是又不太肯定。

所以,我这几天研究了下内卷这个词的由来,最终在维基百科上找到了比较靠谱的答案:内卷化

这里将定义摘抄如下:

内卷化(英语:Involution)是一个社会学概念,也翻译为过密化,用以形容社会文化重复劳作、发展迟缓。内卷化出自拉丁语词汇“involutum”,原意是“转或卷起来”,因德国哲学家伊曼努尔·康德、美国人类学家亞歷山大·古登威澤爾、美国社会学家克利福德·格爾茨等人的使用而闻名。格爾茨的内卷化概念借由印度裔汉学家杜赞奇、华裔历史学家黄宗智等人的使用引入中国农村研究,在中国学界引起争议,内卷化概念现今是中国学界影响较广、提及频率较高的概念之一。

虽然有定义,但是理解起来还是一头雾水。
所以推荐大家有时间还是去看下维基百科下面的具体案例,尤其是关于“毛利人的装饰”的案例,理解起来会容易很多。

这里,我仅谈谈目前国内所指的内卷。

我以为:内卷,指的是未产生额外整体价值的竞争。

举一个大家耳熟能详的例子:

茴字的三种写法。
原本,茴字一种写法足矣;但如果一个组织的所有人都不得不去学习茴字的三种写法,但却并没有额外的作用,那么,此时的现象,就是内卷。

什么叫做未产生额外整体价值呢?
即多学会两种写法,并没有使得组织的效率或者质量产生任何提升。因此站在整体上来看,这样的竞争属于内耗,是有害无利的。

那么是否可以说是完全没有价值呢?
也不能这么绝对 ...

最后更新于 .

其实想写这篇文章也是很久了,只是每次都犹犹豫豫不肯着手。
一是看这博客的不少人也是现实中的朋友,像以前创业时的口无遮拦肯定不行;二是太长时间没写,想说的太多,反而不知道从何说起。

以前听人说,互联网是有记忆的,你做的所有事情,都会在互联网上的一个角落里被记录下来,无法消灭。
又有人说,互联网是没有记忆,你所努力的、付出的、尝试留下痕迹的,最后一样都不会留下,像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一样。

我去看了下和这博客当年同时期的其他博客:emacser.cn 关了;善用佳软6年没更新了,22年居然突然更新了一下。
想起当年博客大行其道的时候,想起emacs和vim的信徒们唇枪舌剑的时候,还是有会有些感慨时过境迁。

当然,也有没有被时间改变,反而变得更加精炼的东西。
比如自己一直在用的Vim。

如果说在当今时代,作为一线开发用Vim还算是比较正常的话,基本都是管理工作却还在用Vim的,恐怕确实没有几个人了。

以前用Vim写代码,现在用Vim写markdown,配合livereload,倒也是惬意的很。
不过偶尔还是要写写代码,毕竟核心技能不能丢嘛,哈哈。

说回自己吧。

其实从上篇博客之后不久,我就放弃创业了。
回了大公司,回到打工人的身份。

现在回想起来,创业固然是需要坚持的,但是及时止损也不失为一种选择。

创业这8年多,有小小的成功过,也有后来的跌倒。
其实自己是蛮感激这第二段创业经历的 ...

每月存档

去年

2020